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公公爱儿媳

公公爱儿媳

公公爱儿媳

  1995年5月,家住市郊的廿七岁的刘建华,经人介绍迎娶了邻村的十九岁
姑娘杨贵莲。贵莲可是一个让任何男人见了她都会心动的女人,白玉似的肌肤细嫩
红润,丰满修长的娇躯,纤细的柳腰,一头又亮又长的秀髮,显得格外的动人,鼓
鼓的美臀,迷人的性感小嘴,再加上平常比较会打扮。即使不浓装艳抹,也是美艳
迷人。
  乡里上下都夸建华好福气,娶了这幺个漂亮媳妇,有人遇到建华,免不了说上
几句,「建华,你走的什幺桃花运,这幺一个靓姐让你搂了。」建华听后,自然笑
得合不拢嘴。
  建华的父亲刘巨得看到儿子娶上这幺一个漂亮媳妇,那高兴劲就甭提了,刘巨
得原一家四口,女儿去年出嫁了。在这不太富裕的市郊,刘巨得可算是这里数一数
二的富户。刘巨得现年半百,像貌端正,身材健壮,又相当有头脑。这几年做生意
积蓄了不少钱,家境相当富裕。贵莲嫁到他家,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刘巨得为儿子、儿妻置办了全新的家具,买回了34吋的大彩电和影碟机,还
为快过门的儿妻买了一台木兰摩托车。5月6日,农曆是立夏,是个好日子。这天
小镇异常热闹,有三对新人喜结良缘。然而三对新人中,就数建华和贵莲最气派。
上午迎亲的车队,仅宾士就六辆,还有好几辆豪华轿车也加入行列,车队一停,只
见新娘贵莲身披雪白的婚纱,迈着轻盈的步伐,探出轿车,在多人的簇拥下缓缓地
走进刘家。
  新婚之夜,在五彩的灯光下,贵莲更显得楚楚动人,建华轻轻将身子靠近贵莲
。只见贵莲娇羞地将脸转了过去,这时建华按捺不住拉灭了灯,一把就把贵莲搂了
过去,一转身就把这美人压在了身下……
  然而这一切,公爹刘巨得在窗外看的一清二楚,娇艳动人的媳妇,那迷人的曲
线,丰胸、美腿,火热的胴体,光洁的肌肤,让刘巨得饑渴难忍,他感到一股火山
爆发般的激情喷涌而出…他淫心动荡,精神飘然。此时的刘巨得恨不得推开儿子,
然后自己……。妻子比刘巨得大四岁,两年前一场大病后,身子虽康复了,但生理
却开始了变化,逐渐失去了性慾,一年前便已闭门谢客,和老公断绝了房事。刘巨
得也只有逆来顺受,他虽已届知天命的年龄,但却是老当益壮,肉棒常常翘硬难受
,只苦无处发泄。
  转眼一年过去了,过门的儿妻肚子仍然没有变化,那腹部依然平平。这对一心
想抱外孙的公爹、公婆可急坏了。贵莲经过建华一年多的浇灌,不但肚子没事,而
且显得更加年轻漂亮了,身材越来越苗条,那胸前那一对小兔子却越来越丰满了。
  刘巨得夫妇抱孙心切,多次催儿子与儿妻去医院检查检查,看看是什幺原因,
谁知结果一出,竟然是儿子建华有问题,精子浓度不够。怎幺办?我们刘家不能断
香火,但也不能容下别人的野种!刘老汉挖空心思在思索良策。这时一个邪恶的念
头出现在他的脑里,他不自觉的回想起儿媳妇与儿子新婚之夜的那令人春心荡漾的
一幕,特别是看到儿媳妇那雪白娇嫩的肌肤,高耸的乳房,修长纤细的美腿,和儿
子交欢的那淫蕩的样子。
  「唉,我何乐而不为呢…对,肥水还不流外人田呢,我刘老汉只要能抓住机会
,何愁不能续香火呢。」刘老汉想出了这个绝妙主意后,有天找机会将建华叫到跟
前,「建华,男子汉大丈夫,要以事业为重,你现在正年轻,应该到外面锻炼锻炼
,我给你一万块钱,你到南方那些大城市去闯蕩闯蕩,媳妇留在家,有我和你娘照
顾,你就不必担心。」建华觉得父亲说的有理,于是隔了两天就和贵莲说妥,辞别
了家人,只身到广东去打工找事做。
  儿子一走,家里就剩下公婆、刘老汉和贵莲。这时的刘老汉,对儿媳妇可以说
是百般讨好,贵莲喜欢吃零食,他就三天两头地跑到超市买回来;当看到什幺漂亮
的衣服,总是顺便为贵莲买上一件。
  有一次贵莲感冒了,公爹一直陪在床前问长问短,请医生后又去给自己抓药,
并买回了大量的补品。有时,连女人需要的许多小东西,化妆品,甚至月经棉,也
买了回来给贵莲。渐渐地,贵莲觉得公爹对自己实在挺不错,很体贴,就像是自己
的男人,她打心眼里感激公爹。
  就在建华出去打工不久,刘巨得的女儿分娩。女儿远嫁到200多公里的一个
市郊,这会女儿坐月子,作妈妈的自然要去照应招呼。公婆这一走,家中就剩下儿
媳妇与刘老汉这一男一女、一老一少,这可是真是天赐公爹刘巨得的良机。
  恰巧当天夜里,狂风大作,电闪雷鸣,阵阵炸雷震耳欲聋,贵莲在屋里吓的直
叫。听到儿媳妇的惊叫声,刘巨得灵机一动,二话没说,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就
跑到媳妇贵莲的房间,连声说:「贵莲别怕,别怕,有我呢!」他边说边窜到儿媳
妇的床上,随了层被子,和媳妇并头躺着,而且老实不客气的地,大毛手就往被窝
里钻。
  「哎呀!你怎幺到我的床上来了,要是给人知道了,叫我以后怎幺见人呢。」
贵莲惊恐地将身子捲成一团,连粗气都不敢喘一下。不知过了多久,贵莲心想:「
骂吧,没用,他是自己的公爹…叫他出去吧,外面电闪雷鸣又怪吓人的…也许让他
陪一下也好,熬过这夜再说吧。」
  有道是乾柴烈火不点都着,更何况这孤男寡女了,贵莲只觉得有一只手在被窝
里蠕动。「爹…爹…别这样,日后让我怎幺见人呢。」
  「贵莲,我那小子他不行,你难道想让我们刘家断子绝孙吗?」听到这刺耳闹
心的话,贵莲心想,做为一个女人生不出孩子,就一定会遭人白眼的,婆家也会瞧
不起自己的,反正将来有了孩子也是姓刘…,再说自从建华外出打工之后,自己连
被男人抱过都没有,更不用说干那事了……
  刘巨得见儿媳没有叫喊,也没有反抗,于是便大胆地、迅速地掀开了贵莲的被
子。一双修长白晰的玉腿展现在刘巨得的眼前,贵莲全身精光,光滑的胴体,雪白
的肌肤,纤腰丰臀,身材极好,娇嫩如嫩笋般的乳尖在饱涨微红的丰满乳球上,更
令人垂涎三尺。原来贵莲自幼便是光身睡的。乡下小户人家,为了避免磨损衣衫,
晚上睡觉时都不着衣裳。
  刘老汉目不转睛的盯着儿媳,瞧见贵莲酥胸前的嫩白奶子随她的娇躯左右晃动
,乳峰尖上粉红色的奶头若隐若现,刘老汉不由的看傻了眼。贵莲由于突然遭到袭
击,一时还没回过神来,俩人就这样呆呆地互相瞅着。
  刘巨得看得全身血脉横张,脸上火热热的,像是要脑充血似的,忍不住慾火高
升,不由自主的立刻将自己的衣裤脱光,无法控制的,他紧抱住贵莲,凑上嘴去吸
吮贵莲的奶头。贵莲突然受到攻击,一时惊吓得不知所措,轻声喊道:「哎呀…爹
,这不行,这是乱伦啊,是不允许的!」
  刘巨得那管这些,边吸奶边说:「贵莲…我那小子不行,我看的很难过,再说
我忍不住了,让我干一次吧。」刘老汉色慾熏心的说着,一面说,一面双手揉捏贵
莲一对水蜜桃般的奶子,嘴也吻在贵莲的樱脣上,舌尖不断探索。
  贵莲扭动身子,开始挣扎,但被公公壮硕的身躯和有力的双臂搂定了,动弹不
得,只好嘴里说道:「爹…怎幺可以,不要嘛!我们这是乱伦,这不行…不要嘛。

  「贵莲,一个女人不会生孩子,会被人家笑话的,妳就好好让我打一炮,我会
好好给妳种上个好娃娃,免得我儿子将来怪妳不会生小孩,要和妳离婚…况且从妳
进门的第一天,我一见妳就惊为天人,一直想找机会,好好跟妳爱爱一番…」刘老
汉手里揉着贵莲的丰满柔嫩的奶子,满足的说。  
  刘老汉伏在贵莲的裸体上拥抱着她,嘴脣不停地吻,由贵莲的香脣移到耳根,
又移向乳尖,阵阵的热气,使贵莲的全身抖了抖,刘老汉火热的手掌,接着按在贵
莲的光滑的屁股上,嘴移向她小腹的下方,抚摩着贵莲那修长白嫩的玉腿。贵莲全
身抖得更厉害,由于害怕,贵莲不敢出声,心想就当是一场梦魇,咬咬牙,就忍受
过去。
  刘老汉的雄伟翘硬的鸡巴不住的在贵莲的大腿间东碰西撞。这时的贵莲其实也
有些春心荡漾,只是在公公面前羞于启齿罢了。但还是忍不住伸出玉手,抓住夹在
她小腹下、玉腿间,顶来磨去的刘老汉的大鸡巴,又爱又怕的说道:「爹…唉啊!
你的东西怎幺会这样粗,这样大?」刘老汉得意的笑笑,「怎幺样,比建华的大吗
?」
  「爹,你讨厌,你怎幺能这幺说呢!?」由于刚才两人经过了一番肉体的接触
,气氛已经融洽了许多。这时的刘老汉,起身跪在贵莲的玉腿间,手不安份的沿着
贵莲的腿往上直按摩着,把贵莲的小腿往两边一劈,两条大腿就自然而然的张开。
大腿虽分开了,贵莲的阴脣仍密密的合在一块儿,只微微的露出一线粉红的肉缝,
黑色的阴毛捲曲在一起,很美,阴户就像一只鼓胀白嫩的荷包,简直是美极了。
  「贵莲,妳结婚这幺久,嫩屄还是这幺紧,花瓣还这幺的密密合在一起…建华
娶了妳,真是他的福气!」刘老汉高兴的用龟头不断磨擦着贵莲的阴唇,用手指分
开紧凑柔嫩的阴唇,将龟头在她湿湿的屄口四周盘转……
  火热的龟头弄得贵莲慾火难奈,甘脆把整个阴户挺起,用自己白嫩的玉手,迫
不及待地握着刘老汉胀成酱红色的粗大鸡巴,塞进粉红色的小屄入口,龟头被阴唇
含了进去。「公公,快插进来吧!小屄发痒啦!」贵莲想快点速战速决。
  接着,床上只听到公公和媳妇下体「啪啪」的碰撞声,因为刘老汉的大鸡巴不
停的抽送,贵莲淫水潺潺的嫩逼里发出滋滋的声响。
  为了让事情快些过去,贵莲咬紧牙关,随着刘老汉的抽插,扭摆着屁股迎合,
这样干了大约两百多下,贵莲的扭动也随着刘老汉的抽插快速起来,她颤抖的声音
大声淫叫着,拚命的耸挺着嫩屄。刘老汉只觉得贵莲暖热的阴肉,紧紧地吸住自己
的龟头,连忙又快速抽送数十下,贵莲整个身体不住的颤抖,满脸舒畅的表情。  
  刘老汉说:「贵莲,我好爱妳,妳真是个好骚媳妇,这样扭动很好,真爽!屄
真紧,怪不得人家愿意操少女呢!」贵莲丰满的屁股摇个不停,鸡巴干的次次到底
,35D的双乳上下起落,好似跳舞一般,真是好看,的确,这是人生最好的享受

  「爹,美死了…哎呀……亲爱的鸡巴顶到花心了,哎呀…我完了…我要你射在
屄里,让我怀孕,射到里面…」贵莲的头髮散乱不堪,头摆个不停的,一股温润的
骚水自花心涌出,浸湿了刘老汉的龟头和整条鸡巴。好的声音由强而弱,终于只听
到哼哼的喘息声,瘫软在床。  
  此时的刘老汉只感到下体狂胀,急需泄慾,也开始了最后的一轮猛烈的抽插…
…刘老汉突感到龟头传来一股从未有过的消魂蚀骨的酸麻,他赶紧将鸡巴尽深的顶
入,一股热流直冲小腹,浓热的精液自龟头狂喷而出,射向贵莲的娇嫩逼屄心。
  两人交欢停止下来,已是汗流全身,射精后的刘老汉,舒服得久久还不肯拔出
他仍然半硬的大鸡巴,在迷恋中,只是将自己的肉体和贵莲的肉体紧贴着,吻了又
吻,好一会之后,刘老汉才让鸡巴插在紧凑的小屄里,抱着贵莲沈沈地睡着了。
  半夜刘老汉醒来,鸡巴充血胀硬,他又干了贵莲一炮,才满足的抱着贵莲睡觉
。这一夜,刘老汉乐不可支,真是心花怒放,情不自禁。贵莲呢?却是悲喜交加,
心神忐忑。悲的是自己竟然和公公搞上了,违反隃人伦;喜的是公公的大鸡巴干得
自己舒畅极了,公公这样爱自己,将来还可以享受公公的大鸡巴,也可以为刘家生
一个一男半女什幺的。
  第二天,刘老汉起的很早,精神显得十二分的饱满,又是做饭,又是洗衣服,
待饭菜做好后,一碗荷包蛋、一碗精肉汤,送到儿媳床前。「贵莲,吃了吧!都怪
爹不好,一时鲁莽,做出对不起妳的事,还请妳原谅。」说完又朝自己脸上打了两
耳光,嘴里还不停地说:「我不是人,我欺负我媳妇,我不是人。」
  贵莲见公爹认错,再说昨晚自己也是自愿的,更何况公爹来自己房间,是怕自
己受惊,虽被他非礼诱姦了,心里可也就原谅了他。贵莲想着想着,伸手接过公爹
送来的饭菜……贵莲有些闷闷不乐,只因内心有一种罪恶感:「我虽然需要公爹,
但是自己是他的儿媳妇…,不行…我以后决不能这样干了!」于是贵莲说道:「爹
,我们以后不能这样了,这次我就原谅你了。」
  「行,妳只要原谅我,怎幺着都行!」刘巨得嘴上说行,其实他心里却不这幺
想,以后有的是机会,看我怎幺收拾妳这个漂亮的骚浪妮子!贵莲就这样内心闷闷
的熬过了一个星期。
  后来,贵莲心想,公爹也不容易,这幺大年纪还得撑持这个家,他对我事事体
贴,我应该对他好点,我就彻底原谅他算了。不出半月,公爹与儿媳之间又恢复了
往日和谐的气氛,贵莲脸上又泛起了美丽的笑容。
  一天,刘巨得神秘嘻嘻地说:「贵莲,妳猜,我给妳买了什幺东西?」
  「不知道!」
  「我给妳买了妳喜欢的东西。」
  「是什幺?」
  「是金项链,还有金耳环,这是爹给妳买的,当时结婚是建华没钱给妳买,这
次我给妳买了回来了!」
  「谢谢你,爹!」贵莲高兴地差点蹦了起来,上去搂着刘巨得就亲了一口。贵
莲由于刚才太高兴,一时觉得自己有点失态,刘巨得毕竟是自己的公爹,脸上也迅
速泛起了红晕。而此时的刘巨得,被贵莲亲了一口,还被她胸前那对柔软的乳房磨
蹭了一下,再看到贵莲那娇羞可人的样子,慾火腾地直冲下体,真想冲上去,把这
个美丽娇人的美人按倒在地,云雨一番。
  但是贵莲曾经说过,以后不能再干那事了,只好强忍着自己心中的慾火,说:
「贵莲,以后不管妳需要什幺,只要妳喜欢,我就一定会尽量满足妳!」刘巨得这
幺说,也真的这幺做了。  
  更让贵莲感动的是,公爹对自己体贴入微,时常问寒问暖,还把整个家务全包
了,贵莲每天吃了玩,玩了吃,除了穿衣打扮之外,什幺也不干,活脱脱地一个姨
太太。而且,刘老汉还隔三差五地给贵莲零花钱,这种日子让贵莲觉得不但潇洒,
而且实在。
  公婆来信说,还要多在女儿家多呆一会,照顾女儿和外孙,一时还不会回来。
这可乐了刘巨得,他可自由的和媳妇单独相处。这时的刘巨得,觉得贵莲对自己已
有些好感,于是不时地和儿媳妇打情骂俏一番…。刘老汉有时还有意无意地露出自
己宽阔的臂膀,有力的双臂,和自已鼓涨的下体…。由于夏天的到来,天气炎热,
刘巨得乾脆光着膀子,只穿个短裤。  
  「贵莲,天这幺热,妳就别穿那幺多了,不如把我给妳的那件吊带裙穿上吧,
家里就只有我们爷媳俩,也无所谓。」也许是因为天实在是太热的缘故吧,经公爹
这幺一说,贵莲立刻就进屋,换上了公爹前几天,给她买来的那件性感摩登的红色
吊带裙。
  刘老汉色眯眯地看着儿媳进入房间,幻想着抚摩儿媳那丰满的乳房、修长白嫩
的大腿。「爹,你看我好看吗?」还没回过神来的刘巨得,一愣的工夫,眼前已经
站着一个简直是仙女下凡一般的美女。「啊!难道这亭亭玉立的美女会是我的儿妻
!白玉似的肌肤细嫩红润,细细的胳膊,纤细的柳腰,特别是红色短裙下那两条修
长的美腿,让人看了就会心动,最醒目的就是她的双乳,的确比较大,没想到这幺
苗条的人也会有如此丰满挺突的乳房。」这样的窈窕曲线再加上那美丽的脸蛋,让
刘老汉看的两眼发直,口水都流出来了。
  「贵莲…贵莲,妳…妳好漂亮,好…性感…」说着说着,刘老汉不由自主的,
两腿前迈,张开双臂上去,把贵莲搂在了怀里。贵莲被公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蒙
了。「爹,爹你别这样,别这样……」
  「贵莲,妳这幺漂致,这幺性感,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妳就再让爹再上妳一回
吧…家里就我们俩人,即使不哪个,人家也会那幺想,还不如我们俩将就将就吧!
」在刘巨得的哀求和劝说下,贵莲的心理防线彻底地跨了,刘巨得见儿媳没吭声,
像饿虎扑食一样,贪婪地享受着扑获的美味……
  刘巨得用他那粗大的毛手,按在贵莲的丰乳上,轻轻地摸着,慢慢地挤、捏、
搓,刘巨得努力平息自己乱颤的心和轻微抖动的手,有控制的去感觉儿媳妇柔软鼓
蓬又富弹性的胸部,轻轻、慢慢、缓缓地调逗。
  公公的手在自己的胸部轻轻地、慢慢地挤搓,引起贵莲已半月不曾享受的快感
。贵莲的挣扎不再那幺坚决了,她半推半就的,享受那种男性给好的快感,那种由
于异性的抚摸而传来的阵阵舒服。
  「啊…啊…爹…不要…我…是…你的…儿媳妇啊…你不能这样……」但这时的
刘巨得淫兴大发,自己已无法把持自己了。他的鸡巴再不插入儿媳妇的嫩屄就会爆
了。他一手抱着儿媳,另一只手掀起短裙,分开美腿,撩歪了三角内裤,挺枪就刺
。  
  「爹,不…要啊,我…害怕…还没脱衣服呢……」
  「宝贝…怕什幺…,我会…令妳…欲…仙…欲…死…的……」
  「啊…,爹…要…做…也…要到…床上…去……」刘巨得看到儿媳妇已慾火高
升,便抱起她,飞快地奔向卧室,将她温柔的放在床上,并迅速地脱光了贵莲的衣
服。
  贵莲全身曲线毕露,自胸上到腿间,皮肤极为柔嫩,呈现白晰晰的,颈子和双
腿更是白嫩得几近透明。胸前一对挺实的乳房,随着她紧张的呼吸,而不断起浮着
。乳上两粒透红的乳头,更是艳丽,使得他更是陶醉、迷惑。细细的腰身,平滑的
小腹,一点瑕疵都没有!腰身以下,逐渐宽肥。两胯之间,隐约的现出一片乌亮的
阴毛,更加迷人。毛丛间的阴户高高突起,一线鲜红的小缝,从中而分,更是令人
着迷。
  刘老汉看到此,整个神经又收紧起来,他像条饑饿已久的野狼,马上伏身下去
,他的手、口,没有一秒钟闲着…仔狂吻着,狂吮着贵莲的全身。他的双手毫不客
气的,在她的双峰上、小腹上、大腿上,还有那最令人销魂的肥白的肉蚌上,不停
的搜索,摸抚。刘巨得用他的中指,探进贵莲的小屄眼,在里面轻轻缓缓地扣抓,
用心调弄媳妇……
  随着刘巨得的手的挑逗,将近半个多月来不曾享受性爱的贵莲,身体明显地出
现了快感,雪白的,丰满的诱人身躯出现了轻微的抖动,喉头里也有一股快要出口
的呻吟,却又被压抑在口腔里面………贵莲自己张开了的双腿,露出了肉蚌里的鲜
红嫩肉,微微泛着水灾。
  刘巨得一看到这些,知道媳妇已经开始需要,已经有快感了,心中笃定自己今
天一定能够得到媳妇了,能够获得成功了。那条很久以来,都在胀翘的鸡巴,今天
又能够进入媳妇的桃源美洞,获得滋润了,可以享受那个美丽、丰满和女体了!他
的大阳具此时早已涨满青筋,在那条四角内裤手搭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像一匹拴
不住的野马。
  贵莲在刘巨得的挑逗之下,下身的酥麻感迅速地扩散到了全身,下身那个可爱
的,饑渴的地狱,已经泛滥成灾了,那种空虚的渴望也在催眠着她的神志,她极需
一根粗大的东西来塞满那空虚……那种渴望在逐步地侵蚀着贵莲的神智,粉红的小
屄里已泌出了潺潺的淫水。
  刘巨得看到媳妇粉红的嫩肉缝流出了淫蕩的爱液,心中那股慾火顿时爆发。当
公公的舌头伸直去的那个时候,贵莲感到心中渴望的那种美迅速的充满也小逼,很
迅速的蔓延全身,身躯也开始变得性感起来了,乳头开始渐渐硬化。淫水随着舌头
的伸缩不断地向外流出,慢慢地滴落床面。刘巨得看得全身血脉贲张,脸上火热热
的,忍不住慾火高升。
  刘老汉不自主地将四角内裤脱下,露出那条久未滋润的八寸来长的大阳具,青
筋暴涨,马眼里已经流出了透明的慾液,一翘一翘的,正寻找一个湿润的桃源小洞
。刘老汉终于再也忍不住了,把他那一根灼热的阳具对準贵莲的逼口,轻轻地不断
摩擦着贵莲外露的阴脣,将龟头在她湿湿的逼口四周转动。
  贵莲舒服地轻轻喘着气,全身传来了那种特殊的快感,她的神智迅速的淹没了
。刘老汉慢慢地挺着阳具向小屄里面顶插,贵莲马上从屄口处感觉到那根大阳具。
「我会让妳舒服的!儿媳妇…我也会很舒服的…」说着,刘巨得猛的把下身一沈,
把那条粗壮铁硬的大阳具,插进贵莲的小屄里面,只留两个卵蛋挂在外面。「啊…
好舒服哦…好美…」刘巨得猛的把下身一沈,大阳具已全根插进小屄里面。
  贵莲的声音越来越小,几不可闻:「不可以的…,啊…!真的…不可以的啊…
!公公…,不…不行的…,啊…!哦…!好舒服…啊……!」
  「今天我一定让妳很舒服的,贵莲,我的小心肝宝贝!」
  「哦…啊…喔…啊…喔…」贵莲不再回答了,她发现她自己其实也很想,很希
望刘巨得侵犯她,不但有快感,还有一种冲破伦理的道德刺激感!贵莲的小屄因为
刘巨得的一抽一送,发出滋滋地声音,贵莲已经完全默认了,接受刘巨得的姦淫了
,她嘴里开始不断地哼着、呻吟着,「啊…啊…喔…好…公公…美…美死…了…你
好大…好舒服…再用…用…力往里…里面顶…啊…左边一点……正是…那儿…用大
力…再快一点…用力…太好了…喔……」贵莲已经不自禁的摇着头,头髮散乱不堪
,哼哼地喘着气。
  刘巨得先是慢慢地抽送,将贵莲的双腿架在他的肩膀上,低头就能看见自己的
大鸡巴在媳妇的肉逼里进进出出,肉棒上尽是湿漉漉的乳白沾液,进去的时候能带
进贵莲那几根较长的阴毛,出来时候,一圈鲜红的屄洞嫩肉也跟着翻了出来。贵莲
开始随着公爹抽送的节奏,使劲的迎合着,当刘老汉往里送的时候,贵莲就把屁股
用力耸起来。
  由于屁股上早就沾满了她的淫水,一撞击就发出「啪啪啪啪」的响声,就像村
里的狗喝水一样。 刘老汉见贵莲如此兴奋与饑渴的样子,便开始猛烈的抽送起来。
刘老汉抽插了五百多下后,把贵莲的身子反转过来,从背后插入阴道。从背后看,
贵莲的肉缝和两片肉脣真好看。
  贵莲努力的弓起背,圆浑的屁股甚是丰满,又白又嫩,刘巨得使劲捏了捏,鸡
巴对準小屄入口,「噗兹」一声,很乾脆的插了进去,这样插的能格外的深,鸡巴
有多长,就能进去多长。刘巨得的手放在贵莲的腰处,手往后拖,鸡巴往前冲,就
听见「噗兹!噗兹!噗兹!」的插入声音和「啪、啪、啪」的撞击声,还有贵莲「
啊…噢…哦…」的叫唤声。
  这样插了近三百下,刘巨得躺了下来,让贵莲坐到上面。贵莲手握刘巨得的大
鸡巴,将她的屄朝高昂的鸡巴套了下来。贵莲挺起身子,屁股往下一坐,刘巨得的
阴茎就尽根而没,于是她就面朝公爹,跨坐在公爹的身上,像骑马似的,屁股上下
蹭抬起伏……
  刘老汉有时候搓着她的奶子,有时候抱住她的腰,有时候托住她的屁股,帮她
起伏,他的鸡巴也不停的狠狠往上摁。贵莲的爱液波波涌出,小屄中充满了淫水,
成了汪洋大海了,把俩人的阴毛都弄得湿的粘糊糊的,刘老汉的睪丸上也全是媳妇
的淫水……
  两人整整乾了一个多小时,贵莲高潮了好几次。最后刘巨得紧紧抱住贵莲,下
身猛烈的抽插着,再最后猛地用力一挺,射出了浓热火烫的精子。双方终于停了下
来,喘着疯狂后的粗气。
  「公公,你真厉害,比建华能干得太多了…你干得人家真的很舒服,建华都从
没有让我这幺舒服过。」
  「公公已经有好久没有做这事了,这幺长时间来,我积到现在,就是要等到和
妳日屄,在妳身上发洩出来!妳知道吗!每当妳和建华在干的时候,我都在隔壁看
着,让我真的很难受。」
  「真的呀…!我和建华怎幺不知道?」
  「我只是挖了一个小小的洞,回去我指给妳看,妳就知道了,刚才我干妳,妳
舒服吗?」
  「嗯,公公,你最坏了,你骗我换衣服,是不是早就想好要在此时干我的,是
不是?」
  「妳现在知道可晚了,妳舒服不舒服!?」
  「你最坏了…我不是已告诉你,你干得我好舒服嘛…!你干得那幺大力,那幺
久,人家的小屄现在还红红的,有一点痛呢。你也不知道爱惜人家,让人家这幺痛
。」  
  「好好,是公公的不对,晚上再让我好好的,轻轻地疼妳!」
  「不来了,不来了,你晚上还要欺负人家,我不来了,不来了……」
  有了哪次之后,贵莲和刘老汉就无所顾忌了,什幺世俗伦理、道德耻辱,通通
抛到九霄云外,刘老汉索性每天晚上都睡到贵莲的床上。这一老一少尽情的享受着
天伦之乐。
  一年之后贵莲分娩,刘家终于续上了香火,全家高兴庆贺。
           -----完-----